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工友之家

趙皓陽:一場關于“互聯網公司清退35歲老員工”的深度辯論

2020-12-17 17:18:28  來源: 大浪淘沙   作者:趙皓陽
點擊:    評論: (查看)

  說來很巧,我有兩位讀者,同在一家互聯網大廠工作。在食堂吃午飯的時候,一位恰好看見另一位在閱讀本公眾號的文章,他們兩個都是忠實的讀者,就以這個契機相交、熟知了起來。而最近,他們兩位對于“公司清退35歲老員工”這一話題產生了激烈的分歧,于是他們相約周末請我吃了頓飯,并對他們的辯論話題進行裁判。

  正方選手:小F,25歲,985碩士,單身,通過校招進入某大廠工作第二年;正方觀點:互聯網公司清退35歲老員工有一定合理性。

  反方選手:老Q,33歲,北京土著,已婚未育,公司準中層——用他的話說是“組長之上,總監之下,行政級別上去了但是管理級別還不太夠”;反方觀點:清退35歲老員工是反人道、反契約、反法治的罪大惡極行為。

  主持人+裁判+點評:我。

  首先表明我的一個觀點,以前文章里我也寫了很多:我認為公司種種方法清退35歲老員工就是違反契約的不合理的商業行為,是資本吸血鬼特性的體現,就是把你青春最肥美最廉價的那一段時光榨取了,等年紀大了一腳踢開,再換一批更廉價更鮮美的勞動力。不過小F對此并不認同,并講述了他自己的工作經歷作為論據。

  第一回合

  小F:我為什么不認同趙老師的觀點,我從我自己工作經歷來看,那些老員工已經開始拖工作的后腿了,他們不是客觀能力不行了,而是從主觀意愿就開始“混”了,變成老burden了(老burden,游戲中的慣用詞語,意味混子老玩家,不思進取,不求改進技術改變打法,專門拖隊友后腿——筆者注)。趙老師不是講階級晉升的流動性嗎,那為什么具體到公司這里就“雙標”了?那些35歲的老burden普遍占據了公司管理職位,享受工齡帶來的高工資高福利,就開始混日子了。他們要干到60歲,我們什么時候升到中層?這不就是既得利益者和階級固化嗎?

  老Q:你這是讀書讀歪了,什么叫階級晉升啊?你成資本家那叫階級晉升,你就成個公司中層算個毛階級流動啊?不就是從打工仔變成中層打工仔嗎?這不是資本家慣用的挑動工農斗工農嗎?趙老師文章寫了多少次了,外賣員和用戶、醫生和患者,這屬于被轉嫁的矛盾。你斗我們三十五歲老員工干什么,等你成了中層你不也阻礙階級流動了嗎?

  點評:定義確實要明晰,階級晉升不是從組員變成小組長。不過小F說的問題也確實存在,因為互聯網巨頭早已經從擴張期進入穩定期,公司中層就是那么多,早就是一個蘿卜一個坑,這個要從宏觀經濟沒有突破的視角來看待,把矛盾聚焦與占坑的蘿卜,確實意義不大。

  第二回合

  小F:趙老師你有所不知,你沒有經歷過你是不知道現在大廠里那些老burden們有多混。當然程序員的中層那都是真的技術大牛,別人解決不了的問題他就是能解決,這個我沒話說。但是其他部門的中層就一言難盡了,要么是宮斗技術高超,靠踩別人往上爬;要么就是做公司的走狗。你說中層工作有什么技術含量嗎?沒有。無非就是把各種任務都壓在我們頭上,最后自己摘個桃子,這不就是“貪天之功,無恥之尤”嗎?

  我們組長,88年一小個子,現在還找不到老婆有點心理變態了。公司不強制要求考勤和打卡(反正知道你這點工作不加班根本干不完),我們組長強制要求我們10點之前到,10點之后才能走,遲到早退扣50塊錢——不是公司的規定,是小組的規定。公司實行大小周制度,周六加班是有雙倍工資的。但是我們領導就規定,周六加班一律不批——雙倍工資必須得領導批加班,他不批我們就沒錢。整個部門就我們這一個小組這樣,搞得好像替公司省下來的錢能落到他口袋里似的。這是什么,這不就是趙老師說的工賊嗎?一個變成工賊的人最后還被公司開除了豈不是大快人心嗎?

  還有啊,最夸張的是他到處騷擾單身女青年——不止我們組,還有別的很多組,名聲都臭了。最近他談了個戀愛,找了個98年剛畢業的小姑娘,靠內推和拉關系把人家弄得公司里來了,還是商務崗——油水最多的,大家都清楚。這不是任人唯親是什么?他9點鐘讓我們做一個PPT——故意就卡在臨下班的點,然后去跟女朋友約會,12點回公司,看PPT提一些修改建議讓我們繼續改,然后他再給自己算個加班,這都有點心理變態了。

  老Q:咱先打住一下啊。我們不是在討論“公司清退35歲以上員工”是不是合理么?你這怎么變成了對自己小組長批斗會了?他加班不給批你向總監反應嘛,他任人唯親違反公司流程也有專門的紀檢部門管這事。你組長為所欲為,難道公司有規定35歲以上員工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你說公司中層沒有技術含量,我還說你們校招生沒有技術含量呢,互相傷害唄。今年你們校招生能拿到多少錢了——運營崗最高24k,產品崗都能給到35k了,十六薪!這是剛畢業的校招生啊親愛的們。也就是我們跟隔壁這兩個廠人傻錢多了,搶校招生都能搶出哄抬X價的感覺來。我當年剛畢業的時候,一個月拿2500的工資,現在剛畢業小孩拿三萬五了,他們能干啥?他們連個郵件都寫不明白,你手把手教他們還不樂意,覺得你管教他,一個個拽的二五八萬的……

  點評:我先剎個車啊,我們既然想要探討社會性的問題,就不要用私人性的個例來相互攻擊了。無論公司中層當工賊還是校招生的優越待遇,我是沒有看出來跟“清退35歲老員工”的核心命題有什么太多相關性,倒是有一點感觸挺深,這些壟斷互聯網巨頭太TMD賺錢了,既能養起一幫滑水摸魚的中層,又能給校招生開這么高的待遇……如果都像你們說的這樣,那是真·福報降臨了。但事情絕對不會那么簡單,其實你們反映的問題也是某些大公司病的折射,不過后面的探討還是盡量不要加入如此過劑量的個人情感。

  第三回合

  小F:趙老師你有所不知,我不是加入個人情感,這是一個普遍性的體制問題。我是在公司的游戲部門,去年才成立的新部門——因為傻子也都看出來了,游戲是真掙錢。我算是第一批校招生,跟游戲部門一起成長的,一年多過去了,你猜我們部門三百多人推出了幾款游戲?一,only one。為什么呢?因為我們這些組長們各懷鬼胎。

  公司馬上就要上市了,組長們基本都有期權,所以他們要做到的就是穩、就是混。我們第一個游戲上線,三個月投了三百多萬的營銷和渠道費用,總流水是多少呢?一百萬出頭。光營銷費就凈虧二百萬,更不用算研發成本、服務器成本和公司的人工成本了。游戲現在已經死了,平均在線人數一百多,我們一個部門三百多人去伺候他們一百多,說出去讓同行笑話。

  所以這個游戲的小組長就抬不起頭來了,績效也成問題了,還有人給他在總監那里穿小鞋。所以別的小組長一看,趕緊別在上市之前給自己惹事了,能拖就拖——什么數值還需要優化啊,什么美術還需要更新啊,各種你想不到的理由。我們組本來有個游戲今年四月份上線,組長大筆一揮,變成了明年四月份上線,連理由的懶得找了,就籠統的說這游戲還不成熟。

  你說哪個公司禁得起這么搞?你個三百人的部門,整整一年明面上的產出是負兩百萬,老burden的問題不解決,公司就沒有前途。我的出發不是點站在資本吸血的角度,而是站在集體主義的角度,不清理那些失去了上進動力、工作動力的老burden,公司還怎么發展?

  老Q:年輕人你的目光還是太局限,你這個依然是私人恩怨,跟我們的辯題離得有點遠。你說小組長劃水、沒有產出,公司績效是干什么用的?公司管理體系是干什么用的?管理層一個個都是人精,會連基本的管理知識都沒有嗎?

  我告訴你為什么游戲部門這么拉胯,因為這是老板娘親手抓的項目。馬上就要上市了,老板娘知道自己要出局了(國家對上市公司的夫妻初始股東有規定),所以她拼命想做出點成績來證明自己,也能給自己上市之后增加砝碼。我告訴你公司高層為什么冷眼看著游戲部門拉胯,跟老板娘親的不好意思說,跟老板娘不親的就看等著看她怎么玩砸呢?!多嵅硕斡谯场愤@個故事知道嗎,這叫欲擒故縱。

  老板娘現在被你們總監忽悠地一愣一愣的,沒產出能怪誰啊?現在公司馬上要上市,老板娘急著找P總的麻煩呢。P總你知道吧,當年初創團隊,清華高材生,技術大牛,有啥解決不了的技術問題P總就能搞定,占得股份自然也多?,F在老板娘有事沒事就找技術團隊的麻煩,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她是針對P 總。馬上上市了,P總個人股份第二還是第三多,你說啥意思?你說她這樣進攻P 總背后有沒有老板的默許?

  所以說年輕人你還是別正義感太強了,你們小組長劃水怎么了?這上市關口公司高層還宮斗呢?小組長不把公司當個集體,那老板娘做的事就對公司有益了?他們董事會、大股東都為了一己私利帶頭傷害公司,你急什么啊。你那么愛公司,公司愛你嗎?

  點評:你們說的這個事吧,集體所有制企業可破,《鞍鋼憲法》了解一下……

  第四回合

  小F:你說的這個現象跟我的立場并不沖突,我的觀點是三十五歲以上老員工并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定期清理那些老burden、那些中層工賊,不僅僅是對公司好,更是對所有員工好——這是集體主義的訴求。就拿我們部門來說,主要分為三派:一派是其他部門調來的老員工派;一派是校招來的新員工;還有一派是從鵝廠挖來鵝廠派。都知道鵝廠會做游戲,所以我們跟隔壁不擇手段從鵝廠搶人,但是搶來的都是什么人啊——真正牛逼做游戲的,誰愿意離開鵝廠這個大平臺來你這個啥也做不明白的新部門?所以來的都是一些“邊角料”,有的在鵝廠是做運營填表的,來我們這里就成了產品經理了,主控一個游戲。

  所以老burden平時劃水混日子,鵝廠除了任人唯親啥事也干不明白,臟活累活全都扔給我們校招生。我是去年來的,今年來的一個校招妹子有個已經離職了——七月份入職,十二月離職。離職了之后在內部論壇里發了萬言書,說她的組長是怎么PUA她的:比如說她做出什么工作來組長都是批評否定,嫌她做的不好;比如深夜故意打電話安排工作,回復不及時就罵人;比如她做出的方案、報表、PPT,組長可能改幾個標點符號——但是系統里只顯示最后一個修改人,所以這就是把別人的勞動成果據為己有。

  這份萬言書里校招妹子完完整整的展示了各種證據,包括聊天記錄、后臺截圖,在我們看來這就是一個中層干部PUA的范例。但是你猜怎么著?好多人都在攻擊妹子。覺得這種PUA是職場常態,00后太矯情了;覺得就是有問題也應該正規渠道反饋,曝光出來就是不守規矩;覺得管理一個小組太難了,必須得有點“手段”,妹子就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

  這么簡單的問題竟然引發了這種爭論,這說明什么,說明老員工們普遍都被規訓了、被異化了,把這一切不公平不平等的事情當做理所應當。他們都有房子有孩子,要還房貸要給孩子交學費,所以都變成了保守主義者,成為了剝削的幫兇,成為了工賊。我們校招生在那里996,他們老油條在背后摘桃子,憑什么只有我被暴打啊?讓他們嘗一嘗被資本主義暴打的感受不好嗎?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看到那些說校招生太矯情不懂規矩的老油條們,等他們35歲之后被清除時的表情了。

  老Q:你怎么還是這個毛病,被資本主義暴打你去暴打資本主義啊,老想著針對我們老員工干什么啊?我們老員工不是被暴打過來的嗎,誰沒有996過啊?我們年輕的時候臟活累活996,現在年紀大一點享受一下當年辛苦的成果不應該嗎?難道勞動者活該996到退休嗎?我們因為年輕時候的臟活累活,現在變得沒那么敏捷沒那么高效了,就活該一腳踢開嗎?你也知道我們要還房貸要養孩子,這不就是當年當牛做馬換來的一點微薄的報酬嗎?你這種邏輯難道說是一輩子當牛做馬就好了嘛?

  你說什么老burden老油條,我甚至認為這是一種平衡:你辛苦996了十年,35歲之后就劃劃水,稍微享受一下,這是彌補這是報酬。結果呢,現在大公司想的是把你一腳踢開……你說你想看看他們的表情,我倒是想看看假如你35歲被開了,再想起今天說的話你的表情……

  點評:我們暫停一下,這個問題目前已經變成了屁股問題,而不是道理問題了。你們說的這些現象,我仔細想了一下,很難在現有問題找到最優解。那我們就不要把目光局限于勞動者之間的相互指責了,我們還是要有一個更宏觀的眼光。

  不過你們的辯論倒是給了我一點啟發,如果大公司病的現象是普遍的,那么是不是說明壟斷資本主義公司發展到一定程度,就不能提供先進的生產力了?那么無產階級是否能提供更先進的生產力呢?如果能,那說明距離把資本主義送進墳墓的日子就不遠了。但很明顯,現在還沒有類似的實踐,只能說我們還處在歷史的進程中。

圖片

  總結:我一直強調,分析社會問題要把宏觀問題和微觀問題區別看待。從宏觀角度講,資本的吸血、對勞動者合法權益保護的欠缺,是一個必須嚴肅對待的問題。而從微觀角度來講,每一個公司、每一個小組、乃至每一個勞動者,都有著與眾不同的獨特經歷與表現形式,這二者并不沖突。今天兩位的論辯,給了我們一個從微觀視角切入社會問題的獨特角度,既有其本公司的特殊性,也有普遍的共性。

  同時,很多社會問題也并不是非黑即白的,我們不能用單線程二極管思維去看待問題。由于篇幅所限,更詳細更深入的分析會在日后的文章中陸續展開,今天可以先做一個小調查,縱觀這一場不正規的“辯論”,你是支持小F呢,還是支持老Q呢?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台湾麻将牌 海南环岛赛摩托车 湖南快乐十分早晨报 河内五分彩注册代理 澳洲幸运10计划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客户端app 双色球斜跳号走势图 新彩吧福彩3d藏机图 公式规律一码 河内5分彩玩法技巧 江西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28彩票平台网站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信息 贵州11选5任5遗漏 湖南快乐十分app pt电子是什么单位|Welcome 上海时时乐幵奖结果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