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吳銘:?如何看待“一月發生的事”

2021-01-13 11:03:27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吳銘
點擊:    評論: (查看)

1.jpg

  2021年一開局,占據各大媒體頭條的消息是,現任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多數為下層白人——,突破美國警察的封鎖,占據了國會。美國警察悍然開槍,致至少四人死亡。而特朗普總統在關鍵時刻妥協了,宣布雖然不承認大選結果,但愿意于1月20日順利交接。

  有同志稱美國下層白人占領國會的行動,為“一月風暴”。

  占領國會的行動,算不算是革命?

  我覺得算是革命。

  算不算是無產階級革命?

  恐怕還不能算。因為這些下層白人,其主張,還不是推翻美國的金融資本的反動統治,不是推翻資產階級政權,不是建立無產階級政權,而是認為自己作為上帝選民的白人的優越感,不能得到滿足,甚至,其生活也無法繼續。也就是說,是被逼革命,是為了追求小資產階級優越感而革命。

  這樣的革命,值不值中國人民支持?

  我覺得應該得到中國人民的支持。稱這些人為暴民,是反動的。說這是美國的民主演砸了,也是膚淺的。把這起革命事件與中國南港的反叛相提并論,更是錯誤的。

  中國人民為什么支持這種并非無產階級的革命?

  我覺得,不能對革命太刻薄。革命,哪有那么完美的?哪有一步到位的?哪有純粹的無產階級革命?包含一些小資產階級革命的成分,有一些錯誤的內容,是可以包容的。

  中國近代以來的革命,目標、任務不也是從模糊到清晰,有一個過程的嗎?

  先是以林則徐為代表的封建地主階級的反帝反殖革命,失敗了;再后是太平天國為代表的農民革命,反帝、反封建,但是,沒有正確的理論指導,也未能擺脫封建主義的影響,也失敗了;接下來還有義和團農民革命運動,對封建主義的認識同樣不深刻,在國內封建主義和國際帝國主義的聯合絞殺下,也失敗了。就是孫中山先生領導的民族資產階級的革命,也同樣存在對帝國主義的本質認識不清的問題,存在敵我友區分不準確的問題,所以,同樣也失敗了。

  共產黨毛主席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是在前若干次革命失敗的基礎上,是吸取了前若干次革命的經驗教育,才找到馬列主義這條道路,也不是一步到位的。

  革命的發展,是一個十分復雜的過程,不能要求每一步都那么完美。

  幾年前的“占領華爾街”,去年的“黑命貴”,還有美國2021年1月6日的“一月風暴”,參加者多是小資產階級,甚至是種族主義者,似乎也沒有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指導。其內容、形式、訴求,很類似于中國的民族資產階級革命,所以,問題多多,恐怕也難免失敗的命運。

  不要緊,只要開始革命,最終,總會找到正確的革命道路,總會找到正確的理論指導,總會產生革命領袖。

  怕就怕一潭死水,怕就怕沒有革命,沒有反抗。

  魯迅先生講,有缺點的戰士,也還是戰士,再完美的蒼蠅,也還是蒼蠅。

  革命,那怕是問題再多的革命,也比順從剝削、安于現狀強一萬倍。

  特朗普是不是一個革命領袖?

  當然不是,特朗普也是個帝國主義者,還是個大資本家,也是美國金融資本控制下的一枚棋子。特朗普也甘于接受這種控制,并為美國華爾街金融資本努力服務,擴大、鞏固、維護其在本國和全世界的金融殖民。不說別的,就是對中國的貿易戰、金融戰,就讓中國通過了實體清單22條、金融開放11條,取消了在華外資金融機構的業務范圍限制、取消了外資對中國實體的投資金融限制和持股比例限制,優化營商環境,讓中國對外資、內資企業一視同仁,還有《外商投資法》、保護外資知識產權等法律法規??梢哉f,在對華經濟戰方面,他讓美國華爾街金融資本,兵不血刃,從中國獲取了巨大的殖民利益,甚至比自里根總統到奧巴馬總統所取得的所有成績之和還要大,進一步控制了中國金融、經濟、市場主權,讓美元霸權得以茍延殘喘。華爾街金融寡頭難道不是最大的受益者嗎?當然是。特朗普不是居功甚偉嗎?當然是。

  但是,眾口難調,美國資本內部的矛盾也并不那么容易調和。特朗普,還是得罪了一些政治勢力。雖然他在從金融上侵略中國上,取得重大突破,讓華爾街金融寡頭進一步控制了人民幣發行權、更大限度、更加全面地控制了中國經濟,讓中國經濟進一步資本化、外資化、附庸化、市場化,但是,這仍然不足以挽回美國霸權衰敗的趨勢。這個頹勢,實際上也是根本無法挽回的,這是帝國主義的宿命。最終,他被身后的金融寡頭推下了總統寶座。

  但請注意,“一月風暴”只是特朗普失敗,并不是美帝國主義失敗了,也不是美國金融寡頭喪失了對美國人民的統治權。

  說美國總統是美國權力最大的人,這是根本不了解美國政治的階級本質。

  美國總統,其實就是大資本手里的傀儡,如果不出色地服務美國資本特別是華爾街金融資本,則根本沒有什么權力。相反,還很可憐。特朗普還不是最可憐的,最可憐的是林肯、肯尼迪之類,直接被暗殺了。什么民主、人權、法治、自由之類,對內對外,都完全是一種包裝、一種欺騙。特朗普被推特永久封號了,甚至,連其他人替特朗普發聲都不行。

  哪里有什么人權?

  哪里有什么言論自由?

  哪里有什么民主?

  “可是,特朗普得到美國下層民眾的支持呀?難道還不說明他是個革命的領袖嗎?”

  不能這么說。

  所謂“鳥無頭不飛”。革命當然需要人帶著,非常需要領袖,需要有人號召。美國的下層白人,不管是自視上帝選民的種族主義者,還是別的什么小資產階級,他們不滿足于受壓迫的現狀,他們需要找一個人作為他們的領袖,而由于金融資本無孔不入的壓榨、愚弄、控制、麻醉、打擊,他們自己中間不容易產生這樣的領袖,他們又急需一個領袖。于是,他們便把希望寄托在特朗普這樣的人身上。

  也就是說,特朗普只不過是他們幻想的一個領袖,至于特朗普是不是愿意、是不是適合做這樣的領袖,由于改變自身處境的急需,這個問題,那些下層白人就來不及深思了。

  就是這么個人,特朗普,作為革命領袖,你們要還是不要?沒有選擇。

  所以,特朗普,作為備選的革命領袖,也只能將就著用了。

  所以,美國的民眾,恐怕也并不是為了支持特朗普,而是為了支持自己,為了改變現狀。把改變現狀的希望,無奈地寄托在特朗普身上而已。

  自己無力改變現狀,于是,便把改變現狀的希望寄托在總統或者別的什么大人物身上,這也是小資產階級常有的思維,是其階級局限性的表現。

  特朗普是個懦夫,他只是利用一下民眾急于改變現狀的情緒,滿足自己的政治野心,他們并不打算和民眾一起革美國金融資本的命,甚至也根本沒有認真考慮過如何實現這些下層支持者的追求。實際上,在美國社會被金融資本鐵一般的控制之下,特朗普即使想滿足這些下層白人的追求,也無從做起。他只是口頭上要“美國重新偉大”,要提供就業機會。這種就業機會,即便有,恐怕也和中國的富士康、拼多多等大資本雇用的員工差不多,當牛做馬、流血流汗,當個奴隸而已。

  美國,需要的是徹底打破金融寡頭的統治,而不是小修小補。美國需要的是法國大革命那樣的革命!美國需要的是工人階級的真正的革命。不過,這樣的革命階段,不是一步就能走到的。

  特朗普,注定會讓其支持者失望,這也是革命和革命者不成熟所必須付出的代價,也是因革命任務艱巨而由須由革命支付的必不可少的成本。

  據說美國金融資本政權,正在全國清算特朗普的支持者,當然不限于下層白人,也包括高等的議員,資本家之類??磥?,如“四·一二”反革命政變那樣的屠殺,似乎也無法避免。這樣的鎮壓,客觀上只會加速更加深刻的革命,而不是阻止之。鎮壓越激烈,則反抗也必越激烈,革命的風暴來得越猛烈。

  革命,有其自身的邏輯,無論是革命者,還是反革命者,都跳不出這個邏輯。革命者的邏輯是,斗爭,失敗,再斗爭,再失敗,直到勝利;而反革命的邏輯,是鎮壓,失敗,再鎮壓,再失敗,直到徹底失敗。

  特朗普,其歷史地位,大約相當于中國辛亥革命中的黎元洪。黎元洪,其人反動、投機、無恥、懦弱、虛偽,毫無革命性可言,根本不是什么革命家,當然也不適合作為革命領袖。但是,革命黨人,由于歷史局限性,只能強迫此人成為自己的領袖。這樣的革命,這樣的革命領袖,當然有些兒戲,當然要失敗。但是,革命,與其說是由勝利來推動的,不如說由失敗來推動的。失敗,對于革命的成功,是必不可少的,如同嬰兒初生的哭泣、痛楚。

  我們當然想設法減少這種痛楚,但是,歷史的邏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不論特朗普如何對待其支持者,不論美國統治集團如何屠殺這些造反者,但都是美國人民革命的助燃劑而已。

  我對美國民眾抱有深深的同情,但我并不同情特朗普,這也不意味著支持拜登。我們總的革命任務是打倒帝國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封建主義及其走狗,徹底消滅資本,消滅一切剝削和壓迫,勞動人民當家作主,最大范圍地實現公有制,實現共產主義。他們都是帝國主義的傀儡、走狗,為什么要支持他們呢?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吳銘,紅歌會網專欄作者,授權紅歌會網發布】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台湾麻将牌 MG真人机灵系统 皇家科技北京赛车pk10 潮汕六合彩迷宫第一部 BBIN电子试玩网站—点击登陆 北京赛车pk10群拉手 王的妃子平特一肖 dg视讯网址多少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视频 码报2021 彩票停售通知2019双色球 幸运农场现场直播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查询 重庆欢乐生肖什么时候开市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 240期p3试机号 bodog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