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中國地下教會在基層擴張肆虐,不能再無視了

2021-01-14 09:29:34  來源: 新潮沉思錄   作者:劉夢龍
點擊:    評論: (查看)

  隨著石家莊等地爆發疫情,一個潛在的危險傳播因素——地下教會,被凸現了出來。應該承認,雖然當代中國是一個以無神論為意識形態基礎的社會主義國家,但地下教會為代表的非法宗教活動自有其生態位。幾十年來它們高速發展,已經到了跨州連郡,信徒以千萬計,乃至在不少地方足以和基層組織抗禮的程度。今天,就來談談這個長期無法解決,又確實無法視而不見的問題。

  著名的皮尤研究中心認為目前中國可能有近七千萬基督徒,官方承認的數據大致為近四千萬。無論取信哪一種,這都是一個龐大的數字,并且還在持續增長中。這種現實在一個無神論并以世俗主義自豪的國家并不是一件讓人愉快的事情。相比于這些年來層出不窮,以財色為目標的各類邪教組織和某些具有高度破壞性的極端宗教派別,地下教會的存在被不少人視為是相對溫和無害的,在不知不覺間發展到了人們習以為常的程度。

  地下教會的危害

  但地下教會是不是真的溫和無害呢?當然不是,疫情防控就表明,這種難以掌控的地下集體活動本身就帶有一定的危險性。剛剛結束的扶貧工作中,就有一些地方的貧困戶把扶貧歸恩于上帝,甚至心甘情愿把扶貧得來的款項來支持教會工作。在一些地方,地下教會征收十一稅,教徒對國家補貼的醫保社保要反復動員才肯交,十一稅卻按時足量,甚至經常超額貢獻,乃至有不少基層黨員也參加了地下教會的活動,不免讓人唏噓。實際上,在很多地方,已經出現了到底是誰掌握群眾,群眾跟誰走,誰說話算數的問題。

  地下教會的滲透和其龐大信眾的存在絕非是懷璧其罪,而是一種現實的威脅?;浇套鳛橐环N外來宗教始終和中國文化存在隔閡,并和西方保持著密切聯系。歷史上,基督教勢力就是西方列強入侵中國的急先鋒。我曾經游覽福建的三都澳,這是一處可以容納十萬噸巨艦的天然良港。在中國海軍在這里建立軍事基地的一百年年前,葡萄牙人的修道院就已經建立在這里,居高臨下俯視全灣,儼然碉樓,堅固異常。

  當年的蘇東劇變,蘇聯解體,西方的宗教勢力是出了大力氣的,波蘭出身的教皇若望·保祿二世威力更勝過十個裝甲師。近些年來,國內也不斷爆出韓國人主導的地下教會對我國國家安全造成了嚴重危害的事情。

  應該說,信仰基督教各派別的廣大群眾,除了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總體上還是能分清是非,熱愛國家的。但其上層人物是可疑的,并已經網羅了不少對其惟命是從的骨干,而地下教會作為一個整體確實是一個重大隱患。要想對這個問題提出適當的對策,就必須認真分析其產生和泛濫的原因。

  過去我國以各種手段極大壓縮了各宗教的生產空間。如今,以地下教會為代表的宗教泛濫更像是反彈。當然,這和最近幾十年來的意識形態空缺是有關系的。意識形態領域厭惡真空,自然要有東西去填補,但一味把這個問題歸結于意識形態也片面的。雖然宗教的本質是一種精神鴉片,但在現實生活中,宗教是以精神和物質兩個方面發揮作用的,甚至很多時候,是以物質為主,精神為輔。

  地下教會源何滋長?

  當代地下教會的興起和經濟的發展是有著密切關系的。在當代經濟發展的過程中,一個顯著的變化是人的原子化。它打散了原有的社會結構,小家庭取代了大家庭,人的流動大大增加了,過去密切的人與人之間的社會紐帶消失了,許多原有的,通過社會成員間的互助來承擔的社會職能空缺了。但在這種變化中,基層的很多基本邏輯卻沒有改變,人們的需求得到滿足,自然為教會等組織提供了生存的空間。

  我們舉一個例子,在鄉村生活中,人多勢眾仍然是一種生存之道。舉凡生老病死,涉及利益分配,一個群體的總人數是鄉村生活中發言權的重要來源。教徒這個身份,實際上可以等同于家族成員,而教眾間的互幫互助,又有牧師,神父等為群眾所信賴的領導者,乃至比家族之間更加親密和公正,更沒有積累的歷史矛盾,這自然是吸引人的。就像很多老人,未必真的信仰上帝,但有了這樣的一個組織,生病時有教友照顧,死后有人操辦喪事,甚至被欺負了還有教友出頭,連分錢分地都更有底氣,這就是很現實的利益。

  這里自然不免提出一個問題,同樣的精神慰藉,為什么本土宗教的發展勢頭遠不如外來的基督教?

  現代社會導致精神空虛對一切宗教來說都是一個良機。紙面上看,中國的佛教徒應該是最多的,這些年來也取得了很大的發展。但大部分佛教徒其實是逢廟必拜的淺信徒并且沒有太高的組織度。佛教本身也沒有主動擴張的意圖,大體上抱著一種守株待兔的架勢,不外乎是現代人精神空虛太嚴重,以至于上門的兔子太多了。

  實際上,中國傳統的宗教,在近代以前就已經基本失去了宗教擴張的能力,這個職能被更下層的會道門取代了。但更下層的會道門和外來宗教,乃至新興教派相比,無論理論還是熱情,組織度都相差甚遠。以至于對地下教會來說,當代中國實際上是一片宗教事業的藍海,這種空白狀態也是其泛濫的重要原因。

  當然,這又涉及了另一個問題,實際上地下教會自有其特殊優勢的,以至于它能后來居上。

  首先,無疑基督教教會組織經過兩千多年的發展,是當代主流宗教中最有組織度,最適應現代社會的。西方國家發達的印象和主流宗教本身就給它披上了一層溫和乃至先進的面紗,容易讓人放松對它的警惕。而相對國內其他組織,教會組織是具有壓倒性優勢的。

  發展到今天,即使是官方背景的三自教會也早已和西方發生了深刻的聯系,兩面授職的高級神職人員也不是新聞了。更不用說基督教會本身和西方各國千絲萬縷的聯系就是它最大的靠山。而教會在傳教上有專門的組織,理論,官方和民間的豐富渠道和充沛資源,本就是厚積薄發,是有組織對無組織,有理論對無理論,有經驗對無經驗的勝利。

  其次,我們要承認這一點,在宗教事業上,教會確實擁有一批受過專門訓練,有巨大熱情,善于傳播宗教,能吃苦,敢斗爭,從群眾中來,到群眾去的骨干和深厚的群眾基礎。這些人的來源很復雜,既有在國內深耕百年后形成的信教世家,也有接受系統性培養后派入國內的專門人才,還有幾十年來受西方意識形態影響表現出皈依者狂熱的新信徒。比如我們深惡痛絕的韓國地下教會,但像韓國傳教士那樣不惜性命,前仆后繼去阿富汗等戰亂地區傳教的做法,確實是讓人震驚的。

  同樣不能忽視的是國內一些信教的世家。在過去的打壓下,他們隱藏自己的信仰和海外關系,改開后一旦條件合適,馬上就聯結內外,通過各種資源,爆發式的恢復原有陣地并成為帶路的先鋒。一個典型的例子,溫州是基督教在中國最重要的聚集地之一,歷史上一度被改造成無神論全國先進城市,改開后不到二十年就全面恢復了東方耶路撒冷的繁榮景象。從國內的經驗看,傳統的教區就沒有不被恢復并發展壯大的,其頑強程度是驚人的。

  其次,很少有人注意的,那就是基督教文化的異質性。很多人把基督教和中國文化的異質性看作是它傳播的阻礙,比如入教之后不能再供奉祖先,要和其他宗教劃清界限,定期進行復雜的宗教活動,但現實未必是這樣的。

  實際上,基督教在異質化上是有其考量的。從明末傳入中國經過數百年的討論,在妥協與堅持之間,基督教體系已經取得了很微妙的平衡?,F階段基督教這種對移風易俗的堅持,不但不再是它傳教的阻礙,而是一種自我標定的手段。它已經獲取了充沛的資源和信徒,可以在圈子內自我增殖并不斷吸納外圍成員融入其中。在一些極端的地區,已經出現了基督徒只能彼此婚配,有入無出的情形,而許多中國人對宗教無所謂的態度,又成為很好的突破口。

  而且這種移風易俗也有很現實的經濟優勢,不少地方,教徒之間婚嫁一切彩禮從簡,這一點恐怕就連不少人動心,甚至還包括介紹工作,安排相親,對家庭矛盾進行調解,乃至一些教徒可以做到不花一文錢,橫穿中國,處處有飯吃,有房住,有人接待。

  最后,特別值得警惕的是基督教對青年人群。其對學生和未成年人的滲透,這已經是十分嚴重的問題。未成年人被爺爺奶奶帶著進入教會,小小年紀就耳濡目染成了教會中堅。大學生以信洋教為時髦,公然在校園里傳教。這些情形都已經在事實上違反了法律法規,是應該堅決斬斷的。這種時候才是到了該保護未成年人的時候。

  還有那些早已經過時的公知之流,在西洋鏡已經打破的情況下,如今紛紛逃入基督教的懷抱里,試圖抱團取暖,甚至去收割新的韭菜?;浇桃呀浽谝欢ǔ潭壬铣闪瞬簧俜磩游娜朔粗腥A的意識形態基底和庇護所。他們在信眾中不斷宣揚那套陳舊過時的反動伎倆,徹底走向和背叛祖國的道路。這種情形也是不能不引起注意的。

  可以這樣說,如果說過去掌控整個中國下層社會的會道門是1.0版本,那么有人,有錢,有理想,有理論,有后臺的地下教會至少是3.0版本。其能橫掃中國是可想而知的。

  不能再無視地下教會了

  那么,面對這種局面,我們又該做些什么,又能做些什么呢?我想,正因為問題已經巨大,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所以不能指望畢功于一役,不能操之過急。我們甚至要認清宗教問題將是長期和我國社會發展同步存在的,只能一點點去適應,去解決。本著實事求是的態度,我們至少要認識到,什么是我們應該改進的,什么是我們不能做到的,什么是我們能做到的。

  有什么是我們應該改進的?最突出的自然是要改變現在這種視而不見的情形,認真對待龐大的地下教會的存在,而不在把它當做一種人畜無害的存在。甚至在一些地方已經出現了不小的問題,當代為了息事寧人,防止矛盾激化,故意視而不見,乃至養癰畜疽,這是要不得的。對地下教會的切實情形要努力去掌握,對已經出問題,有激進傾向的教會組織要堅決打擊,堅持原則。

  雖然地下教會看上去很龐大,但他們也不是鐵板一塊的。羅馬天主教影響下試圖靠攏官方的正統派,韓國主導的邪教更濃郁的地下教會體系,美國長老會等新教勢力發展的思潮更激進,目的更明顯的新教派系,還有國內大量旋起旋滅的半洋不土的新宗教。他們一樣存在著彼此間的深刻矛盾,特別是其中一些是格外危險的,甚至可以說宗教僅僅是他們的掩護。我們必須集中力量堅決消滅其中危害性最嚴重的部分,逐次解決,逐步把比較溫和的部分納入管理,由按暗轉明,才能有解決的希望。

  有什么是我們現階段做不到的,當然是一股腦的消滅教會,這是做不到的。日韓歷史上都進行過大規模的禁教,抄家滅門,然而單純靠強硬手段試圖消滅是難以實現的。更不用說我們也不可能閉關鎖國,和外部有交流,就擋不住源源不絕的外源性輸入,而基督教群體又是異常頑強的,遇到危險就會蟄伏起來,很難從根本上消滅他們。

  但我們也要看到,一些條件在變化,使得我們有解決宗教問題的更好環境,比如過去西方處于強勢地位,在物質生活和意識形態上我們都是弱勢的,西方背景的宗教也由此在中國獲得了強勢地位。實際上,改開出的很多教會是從幫助人們出國務工起家的,而西方幾十年來宣傳也為宗教傳播鋪了路,這是相輔相成的。如今,這種情形已經被改變了,隨著中國人可以更從容,更客觀的對待西方和他的文化產物,對西方的那種迷信也就自然打破了,也自然能理直氣壯的去管好洋教。

  那么,什么是我們可以做到的?地下教會蔓延的最重要原因除了精神上的空虛,還是社會治理層面的,更具體的說,是基層衰敗和社會服務保障體系的空缺。像基層很多黨員自己就信仰各種宗教,怎么能給群眾帶好頭?;鶎又卫?,長期搞以鬧治國,人多勢眾那一套,不由得群眾不抱團結伙,自然就給宗教勢力的發展提供了土壤。

  相對的,至少我們對基層治理的加強是不是也該給以更大的力度呢?誠然,對基層,特別是農村的投入在經濟上未必是合算的,但就像扶貧,不能因為不合算就不做。從長遠來看,基層治理一旦放任,造成的危害要超過它所能節約的成本。試想,如果這次疫情,我們沒有了可靠的基層組織會是什么情形?所以,很多事情,絕不能像西方一樣,只算經濟賬,到頭來,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當然,就像一開始我就指出的,長期來看,我們還不具備完全解決地下教會的手段,最多能做到限制,上浮,讓潛伏的問題暴露出來,從而尋求逐步的解決,而這些也需要漫長而艱苦的努力。去年,新制定的《宗教團體管理法》落地實施了,這是制度化的新起點,也希望是一個好的開端。

  現代社會,帶來了很大進步,但也造成了很多問題。精神上的空虛要有新的意識形態來解決,人在原子化后的無助,無力要靠更廉價,更充足,更具有公益性的社會服務和社會保障來應對。這些都不是一日之功,而這些基本的需求不能解決,宗教就有它泛濫的空間。但萬里長城也不是一天就建好的,人類的歷史就是進步的歷史,只要去認真做,就會有進步,我們的道路還很長,也總要走下去。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台湾麻将牌 海南环岛赛车彩票开奖 太公鸡七星彩奖 7刮刮乐 lmg视讯官方 云南11选5-开奖号码 pk10牛牛玩法介绍 河南快三横屏版走势图连线 北京快3助手开奖结果 五分赛车全天单期计划 香港六合彩直播特码 浙江快乐彩结果走试图 江西时时彩杀号秘籍 体彩p3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双彩网万位 3d过滤缩水工具彩宝网 心水论坛高手资料小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