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如果代孕合法化,早晚有代孕平臺赴美上市

2021-01-21 15:39:53  來源: 任易   作者:任易
點擊:    評論: (查看)

  在范冰冰偷稅漏稅、吳秀波起訴小三敲詐勒索之后,又有一位明星鄭爽,以自己的聲望和事業作為代價,引起全網熱議,并為全國人民科普,這次是鄭爽普及「代孕」相關知識,而且制造了一個新梗:媽爽。

  關于代孕的事情,全國已經發生過十幾起輿情了,影響比較大的,包括 2014 年江蘇無錫法院審理的「全國首例人體冷凍胚胎權屬糾紛案」、2014 年上海閔行法院判決的「代孕雙胞胎撫養權案」、2011年廣東惠州發生的「八胞胎代孕案」,還有2013年北京發生的「中國最大代孕機構被查案」。

  但是在鄭爽在美國以合法方式找兩個代母分別代孕兩子,后來感情生變,又想中途打胎,但當地法律禁止打胎之后,鄭爽和爽爸爽媽又想棄養,在她眼中,這兩個有鄭爽基因的孩子,跟貨架上的商品沒有兩樣。

圖片

  我調研了近十年的代孕案子,幫大家復盤一下中國的代孕產業鏈,還有其中的法理問題。

  代孕要花多少錢?

  2014年,在上海發生了一起「非法購買卵子并委托他人代孕案」,李娟和林西是再婚夫妻,李娟患有不孕不育癥,于是他們前后花了80萬元,非法購買卵子,并委托醫療機構體外授精,再委托他人代孕,生了一對雙胞胎。這中間肯定也少不了中介的利潤。

  結果林西不幸意外因病死亡,隨后林西的父母起訴到法院,要求成為孩子的監護人,因為李娟與兩個孩子沒有任何生理上的母子關系。

  http://www.shzfzz.net/node2/zzb/shzfzz2013/yw/u1ai851711.html

  再上溯到2011年,有一個震驚全國的大事件,廣州富商夫婦通過試管嬰兒+代孕,收獲八胞胎。當時是廣州一對L姓富商久婚不孕,然后借助試管嬰兒技術,孕育了8個胚胎,竟然全部成功,這對富商夫婦大喜過望,又找了兩位代孕媽媽,加上親媽自己,一共共3個子宮,采取「2+3+3」陣型,成功孕育并生產了4男4女八胞胎。

  他們做試管嬰兒和代孕媽媽,以及孕期的照料費用,保守估計一共是一百多萬,這還是在房價徹底起飛之前的2011年,廣州的平均房價是1萬5,現在廣州平均房價是3萬3。

  按照2011年價格,代孕媽媽的全程代孕酬金、醫療及中介費用,行價約為35萬元,這還是生育1胎的價格,如果是雙胞胎乃至多胞胎,每多1個孩子,甲方要支付3萬至5萬。也就約等于當地20平米-30平米房產的價格,所以兩個代孕媽媽生育5胎共計花費應超過80萬元。

  另一塊成本是試管嬰兒的醫療成本及保胎費用。做代孕的話,必須先從媽媽體內成功取卵,與精子在試管內共同孵育成胚胎,然后再移植至子宮。這筆費用大約十萬左右,主要取決于手術能否一次成功,也要看醫療機構及醫生的資質。他們這么有錢,找的肯定是最好的,所以總額大約是100萬。

  這個案子是肯定違反倫理道德的,但是當時只有部門規章,也就是衛生部發布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按照這個規定,他們管不了求代孕的甲乙方,只能管理醫療機構,只能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給予警告、3萬元以下罰款——3萬元,大家品品。

  2013年,央視提供了線索后,北京市衛生部門聯合公安、藥監等部門查處了北京卓越醫療美容門診部,這是一個非法開展輔助生殖技術和代孕技術的行醫點,隸屬于香港福臣集團。

  這個卓越醫療違法經營6年,每年年代孕200多個孩子。他們的全委托包生計劃,生一個孩子100萬元,想生男孩再加20萬元;要生雙胞胎男孩,那就再加30萬元。而2013年的北京,五環的地鐵房,價格大約在3萬/平;也就是生一個娃,約等于當地30平的房產,生兩個娃,約等于當地50平的房產。

  根據央視報道,香港福臣設立了上百個代孕網站,常年招收代孕媽媽,宣稱代孕成功后將可獲得17萬至23萬元;所以香港福臣采用了跟外賣平臺一樣的外包模式,自己提供流量來源+技術支持+中介服務,再把子宮外包出去。平臺方成功代孕一個孩子,可以收到100萬;但是提供子宮的個體,只能收到17萬-23萬,也就是20%左右的收益——80%的收益,已經被平臺方拿走了。

  https://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13/03/id/931124.shtml

  代孕的內卷化

  從2013年到2017年,居民收入持續增加,按理說代孕的價格應該水漲船高吧?可惜并不是這樣。當一個產業成了規模后,他們只會向下壓榨各個環節,特別是捐卵和代孕媽媽的價格在2017年,央視再次報道了地下代孕產業,最高90萬「包成功」。

  坐標在武漢,未來之光大廈,有一個「鑫泰??滇t學科技」公司,提供了ABCDEFGH八種套餐,ABC套餐是利用她人捐卵自己懷孕;價格在10-16萬之間;后面幾種套餐是找人代孕,不包成功的41萬,包成功的90萬,如果孩子畸形或不健康,全部由代孕機構處理;如果定制性別,還得加錢。

  而且這些代孕機構還承包了BD醫院,保證產檢時全套手續都是正常合規的,這些關節,同樣需要票子來作為潤滑劑;而代孕母親,則是被剝削的最末端環節,住在代孕機構租的普通民房內,利用自己的身體作為生產工具,懷孕、生子,來賺食物鏈最末端的錢。

  記者:你是哪一年(出生)的? 代孕媽媽:1987年的。

  記者:你生過幾個? 代孕媽媽:兩個。

  記者:你為啥要做這個? 代孕媽媽:錢。

  記者:你家里人是什么態度? 代孕媽媽:來之前都商量好了的。

  記者:你老公知道嗎? 代孕媽媽:知道。

  代孕媽媽:我們那邊(潛江浩口鎮)普遍的都過來做這個。像我們來都是晚的了,前三年(就開始了),看人家都掙錢,人家回家都蓋房子了,沒做成功的回家還笑呢,怎么又回來了?肯定沒成功。

  我有一個朋友,去年在美國做的代孕,捐卵(美國白人)+中介+代孕+月子中心,總成本約150萬。

  就跟外賣平臺一樣,代孕機構也在不斷促進代孕末端的內卷化——只要A女性能接受23萬代孕,那就一定有B女性愿意接受20萬代孕,然后C女性可能愿意接受10萬代孕——只要還存在貧富不均的問題,一定有人愿意掙這個錢,但是誰來保障這些弱勢群體的利益?

  2016年10月,廣東有一個新聞,《一少女梁某在地下診所被取卵,送到南方醫院救治》,在廣州一個中專讀書的17歲女生小美,被朋友唆使賣卵,結果該機構完全不顧女孩死活,打了10天針,卻取了21個卵子,完全是掠奪式的取卵,導致小美患上「卵巢過度刺激綜合征」,肚子腫脹得像孕婦一樣,還發生休克,被送到南方醫院救治,而小美獲得的回報,只有區區1萬元,折合一個卵子500元。

  試管嬰兒的成功率是30%,她人供卵自己懷孕這仨A套餐的價格卻是10-16萬,機構支付的成本,可能是三顆卵子1500,加上取卵手術費、藥品費、場地費、胚胎移植醫療費用、打通關節的費用,可最后收益的大頭,還是會落到自己的腰包里,受苦的,還是食物鏈底層的弱勢群體。

  當弱勢群體缺乏法律保障的時候,內卷就一定會發生。你看借腹生子的價格一路雪崩,就能感受到這個趨勢了。

圖片

圖片

  灰色地帶別走在陽光下

  世界完全不是非黑即白的,還有很大一部分灰色地帶,比如賣Y、嫖C、包養、鴨子、捐腎等,這種都是私密性較強、無法取證的事,目前都活躍在陽光照不到的角落里;畢竟有需求就有市場,有市場就有供給,這是完全無法徹底杜絕的,社會能做的,是讓

  但是如果賣Y嫖C合法化,形成一個產業,那會發生什么事?

  先會有一批前端文宣組,各種宣傳奢侈消費、超前消費,就像佳麗貸那樣,讓容貌姣好的帥哥美女先背上高額負債,不用太多,100萬就好,每年利息就要24萬,那些家境貧寒、學歷普通、能力一般的男女,靠什么去還?要不然10GB裸條是怎么出來的?

  第二步就是逼良為娼,當男生女生還不上錢的時候,H社會就會出馬持續騷擾,讓你失去正常的生活,失去正常維生手段,長得帥的男的逼去做鴨,長得丑的逼去賣腎,女生視顏值身材等逼去賣Y,這個環節一定是外包出去的,當弱勢群體完成心理建設,進入產業鏈的時候,他們已經變成心甘情愿的了。

  第三步就是平臺化內卷。對從業人員開始進行嚴格的培訓,制定規范的ISO標準,對服務時長、服務內容、服務態度進行規范,不達標的就要扣錢、懲罰;同時進行嚴格的考評機制,把KPI不達標的人員淘汰回社會。下一步就是996乃至997,逐步延長從業人員的工作時間,讓他們在單位時間內創造更多的價值。

  其實這不是預測,這是赤裸裸的已經發生過的事。

  那如果中國代孕合法化,形成一個產業,那會發生什么事?

  完全一樣啊,文宣組負責洗腦忽悠你欠上一筆還不上的負債,然后外包團隊持續騷擾,逼得受害者無法正常生活,好看的逼去坐臺,差一點的逼去捐卵,有生育史的逼去代孕。當受害者完成心理建設,比如潛江浩口村形成的代孕產業,讓受害者產生從眾心理,當受害者走到代孕機構面前時,就已經是心甘情愿的了。

  然后就是代孕平臺促成的持續內卷,制定KPI和ISO標準,對代孕母親劃分段位,代孕一個的是青銅母親,代孕三個是白銀母親,代孕五個黃金母親,代孕十個是王者母親,英雄媽媽;然后再吃掉利潤的大頭。最初可能是把20%的收益分給代孕媽媽,隨著供給量的上漲,代孕媽媽可能只能拿到15%乃至10%,而代孕平臺還可以以醫療機構的名義,在NASDAQ成功上市……

  那還不如讓這個行業繼續被口誅筆伐,藏在陽光找不到的灰色地帶呢,再提高一點門檻,多承擔一點風險。

  比如一位代孕母親,懷孕后因染病遭客戶“退單”,她堅持生下孩子,卻因為種種原因無法上戶口;最近,她跨越千里尋找孩子生物學父親,想請他幫忙上戶口;

  比如某甲方夫妻花了70多萬元找人代孕生下的孩子,體檢時查出聽力弱,夫妻倆把代孕機構告上法院,要求全額退款,而代孕機構卻反訴要求支付尾款18萬元;

  比如男子找代孕,等了好幾年沒見到孩子,錢也拿不回,只得起訴代孕機構還錢;女子為富豪代孕收1100萬元被判退還……

  這些事,就該廣而告之,不受法律保障,這就是提高陽光的門檻,把灰色事物繼續留在灰色地帶里。

  至少那些為生活所迫的人,還能冒著風險多得到一些收入,避免規模做大導致的內卷;那些生不出孩子的夫婦,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去國外生育,提高這個門檻,甚至會像張恒這樣,因為鄭爽的不配合,被迫滯留在美國,連續兩次延期旅行護照,但是小孩子的護照卻辦不下來,帶不回國,小孩子最終因為法律因素,滯留在美國變成孤兒。

  而所謂的代孕媽媽出于自愿,可就別開玩笑了,她們肯定會得到一定的回報;但是這也同樣應該放在灰色地帶里,不受法律保障,而不能變成明碼標價的生意。一旦變成了生意,弱勢群體就只會成為被剝削者。

  醫學倫理專家、廣東省計劃生育協會秘書長董玉整博士的論述特別到位:

  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的運用,使得精子、卵子、肚子、票子、管子之間形成了“五角關系”,每一角都是一個特殊的利益主體。

  在自然懷孕狀態下,不需要管子,精子卵子肚子票子是統一的,一次懷孕行為,實現了四角利益,因為四角利益是統一的。

  但在人類輔助生殖技術里,如果允許代孕,則五角之間都可以是分離的,互不統一。精子是捐精者的,卵子是捐卵者的,肚子是代孕者的,管子是醫院的,合法夫妻唯一要做的就是給付票子,然后可以得到孩子。

  如果孩子只是貨架上的商品,而鄭爽自然不會對這個商品賦予感情。在鄭爽代孕的事件中,精子卵子票子是統一的,由鄭爽和張恒提供,但肚子、管子卻各自代表著不同的利益主體——可孩子是無辜的好不好?

  感謝鄭爽,以一己之力,將代孕這個灰色地帶的事物,變成舉國討論的熱議話題。反正私德不好的藝人,很難會暴露在公眾舞臺上。

  幸好在中國,代孕不是合法化的。希望后續能有更完備的上位法,補足現有衛生部部門規章的執法依據。

  對于那些支持代孕合法化的人,我只想說一句:「媽爽」。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台湾麻将牌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app pk10工具 任选9场预测 贵州快三预测推荐号码推荐号码 突飞电竞 快乐赛车彩票怎么个玩法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遗漏 AG视讯提供商 28大神下载 双色球彩民乐和阳光探码 bbin平台交流 秒速飞艇网上投注 通过彩票平台贷款需要什么条件 北京快3福彩开奖助手 三分彩五星定位胆技巧稳赚 香港6和彩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