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小說:麻將館(九)

2021-01-21 17:35:12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李三生
點擊:    評論: (查看)

  麻萬春的一段“書”,刺激得“賊配軍”劉振煥拋家棄口狠心上路,撩潑得小白臉李惠生溫柔鄉里徜徉不歸,你道是麻萬春說書真有那么強大的轟擊力嗎?謬也!恰有幾位哲學達人在紅網上“華山論劍”,酣戰之際,雖未能示人以全套秘籍,且有雞同鴨講之嫌,若能靜心揣摩,倒也能明白一二。取過來套在劉振煥李惠生類奇巧小民的身上,卻也絲絲入扣,恰如其分 ;二人先自在內里有了心病,別人才好投以其方啊。

  麻萬春是不是能想明白這些,無人知道,想來無非是一股子壞水在肚子里憋得久了,總是要排泄出去,前趕后湊,機會巧合罷了,責任不全在他。麻萬春自己不懂,回味之下,竟也有了些許的負罪感。想自己已經是知天命的歲數,卻又“一書兩命”,造下如此惡逆,不禁心下悚然,為避冤魂纏繞,從此不敢走過那兩處瘆人的所在。雖是其愚而不敏,若能自此蔽身斂性,照此行事,心里大小有個忌憚也總還是好的。否則,早晚繞不過良心和報應這道坎。

  麻將館這幾天玩牌的人見少,去的人可沒見少。因為村里一下子有兩具皮囊留下,魂靈卻往奔黃泉路上逶迤遠行,這已經是村里相當大的事情。還有那沙場里,胡三兒書記的手下被虎子一幫人給打了,家里人不答應,有親戚的也幫腔,都圍著胡三兒要說法。

  有那看似是同情傷病員,實則是在拱事的人,唯恐天下不亂。“大明白”于小軍就放言,挨打的人也是犯罪分子,聚眾斗毆,公安見著也得抓起來,不如趕緊先出去躲一躲。更有吳文化一類的人幸災樂禍地起哄,說河套里若有水,蘆葦蕩此時正是茂密的時候,能進去養傷,實在是妙不可言的好事,受傷的人生不逢時啊。

  想來是事情有點多也集中,村里人都有點興奮和鬧心,好事的人紛紛往麻將館跑,總想著探聽更多的消息,或者哪怕議論一下,聽上一耳朵什么也好啊,畢竟是壓抑無趣的生活,算是有了點什么味道,如同在淡不激撩的白水煮白菜里,灑了一把開胃佐料。

  電工李成今天又過來了。聽見別人議論劉振煥幸福了,除了看新鮮,作談資,并無多少同情,想到自己孤身一人,不免心下戚然,也想插上一嘴,琢磨半天又不知道說什么好,看見凌亂散放在桌子上的麻將牌,遂說道:“那次大晨子的牌掉地上,是劉振煥過去給揀起來,還沒忘了在手里使勁擦了擦。”說著話還不忘模仿一下擦牌的動作。

  聽了李成的話,知道他是在表示同情,畢竟劉振煥平常只是讓人覺著有點怪,但還不是特別令人厭惡,大家也想附和一下,說他幾句好話,無奈想了一會兒竟想不起什么,只有和劉振煥住得最近的鄰居,老謝家里的說道:“他年輕的時候,有一年春節的初一,把院子里外都掃了,挺干凈的。”

  麻將館里又沉悶了下來。好半天以后,不知道是誰,從角落里發出一聲嘆息:唉,也是個苦命的人,曳掙一輩子也沒有當上國家干部!

  大家再也無話可說,續水的續水,散煙的散煙。老莫今天是用茶壺沏茶,此刻也站起來給大伙兒倒水。幾番客氣,沉悶氣氛稍有活動。李治老婆果淑霞趁機蔫蔫地說道:“李惠生也,也,唉,幸福了。以后這村里再沒有一個標致的人了,怪可惜了的”。聞聽此話,大家都抬起頭來,四處看去,付淑慧卻沒在。

  言立的媳婦說道:“也是個不如意的主兒,好在臨走弄著個可意的人兒了,總算是幸福死了。人啊,怎么還不是一輩子!像那個小張,爺們兒明著往家里帶女人,還不能言聲,早晚也是個委屈死的鬼!”李成探究地眼光看著言立媳婦問道:“你說的哪個小張?”言立媳婦沒有回他的話兒。

  李成再問:“到底是哪個小張啊?說話還說半截。”言立媳婦看著李成,有些不耐煩地說道:“哪個小張你也別想太多,你沒有機會!”眾人聽了,都有點想笑,有人還“呵呵”地發出聲來。

  李成掛不住了,臉上發熱,心里發狠,慢條斯理卻極度厭惡地說道:“有沒有機會我也是手腳干干凈凈的人,出來就給家里爺們兒現眼的女人,倒貼我都不要!哼!總是要堂堂正正的做個人。”說罷還努力挺直駝得很厲害的腰板,做出一個笑容,貓鼬一樣的轉來轉去,以此來遮臉,似乎是要告訴大伙兒,你看,我占上風了。

  這下輪到言立媳婦臉紅了,回嘴不是不回嘴也不是,“騰”地站起來,拿起喝水的瓶子就往外面走去??粗谋秤?,李成追上一句:“跟我斗嘴,我活得沒‘渣’!”

  老莫過來想抹稀泥,沒容他說話呢,姚大風又風風火火地推門進來,進來就是急赤白臉,沖著老莫就喊:“老書記啊,你可得說句話了,我們家山子腦袋上縫了好幾十針,怎么著?幾百塊錢的營養品就把我們打發了?您不是書記也還是黨員吧,您可得給我們說句話啊!”老莫“啊啊啊”著,一陣犯楞,眨巴著眼睛說:“坐下吧,坐下慢慢說。”

  胡三兒書記和虎子的那場“那個”私了了。胡三兒此刻畢竟還不是正宗的黑惡勢力,處在惡性膨脹之前的階段,緊撈錢怕惹事,如果能夠多掙錢不惹事就更好了。手里有錢,一番打點,還跟虎子達成共識,挖掘機不用賠了,胡三兒以后負責對付官面的事情,上下左右拉關系保平安?;⒆迂撠熒硤龅木唧w業務,雙方三七分成,還簽了個字面協議,需要虎子起個什么執照,再和胡三兒的公司正簽合同。

  這是胡三兒精心給虎子下的第一個“套”。實在說有點自以為是。解決問題光是比別人狠沒有用,還得會分析問題?,F在的年輕人,可不是從前那么頭腦簡單,雖然可能沒有什么大本事,心思可一個比一個大。你想套我,我還想套你呢,管你是誰。

  胡三兒大咧咧地認為,暫時退一步是合算的,分成拿“七”在一段時間里也可以容忍。只要鰾在一塊兒,早晚什么時候想收拾虎子,機會多得很,可以從容計劃,一步一步實施。眼下的麻煩是山子他們幾個傷員怎么弄。

  修機器要花錢,幾天沒有收入也算了,人的問題不處理好,以后會有大麻煩。少給錢,以后沒有人愿意跟著自己,隊伍就不好帶了,可錢出多了自己又心里疼得慌。掂量來掂量去,耗了幾天,別的辦法也想了,讓小胡三兒找薛景帶人解決問題,結果不行,這才決定,對虎子暫時妥協,對傷員直接出血,控制局勢,穩定住基本隊伍,不是說有了人就有了一切嘛。定下心思,胡三兒開車去找山子媽,要干就麻利兒的,趕緊把他們的嘴都堵上吧。

  麻將館里,山子媽姚大風還沒有坐下,胡三兒的電話就已經打到麻將館:“趕緊回來,我給送錢來了,看看還有什么事情一塊兒說說。”山子媽磨回頭又風風火火地往家里趕。姚大風一走,眾人的嘴可就都嚷開了。徐大根的弟弟老根子第一個說:“還好意思找老莫書記來?自己家的兒子自己不看好。跟著胡三兒挖沙子那是犯罪,持械斗毆那也是犯罪,犯罪還喊冤,還想讓共產黨給你作主,糊涂得也是第一了!”

  李成迎合著:“可不是,不抓起來就燒高香吧!現在是城里需要大批的沙子,才睜一眼閉一眼地不管你們,等到不用那么多沙子的時候,看看跟不跟你們算帳?”老根子回頭看看李成,一翻楞眼睛說:“你這話說得不對!犯罪就是犯罪,還能有睜一眼閉一眼的時候?你這么說話,可有那什么的味道!”

  李成“呵呵,呵呵”一陣怪笑,“那你說,腿都打折了,是不是夠上傷害罪了,怎么也沒抓人啊?這沙子國家到底是讓不讓挖,不讓挖還挖了這么長時間,不是睜一眼閉一眼是什么?老根子我跟你說,我雖然不是黨員,看問題可不比你差多少。”

  老根子沒有回聲,劉振接過話茬附和李成:“有道理。這就跟我那兒似的,叫放水養魚,魚長得再大,自己還能上岸了不成?想什么時候吃魚,魚還能跑了?就說胡三兒,我也不怕得罪他,看他稱個多少多似的,擱明兒抓起來,錢還不是國家拿走?還不是大快人心?還不是破大案?還不是成績?哼!誰也沒有國家算得精!”眾人聞聽也紛紛附和,就是,就是!

  老根子被厥得無話可說,心里別扭,嘴卻跟不上,眨巴著兩只眼睛看看這個看看那個,只能是低頭喝水,心里卻不由得重重地嘆息了一下,唉!

  老根子是老實人,人也正派,入黨是在胡三兒當書記之前。拆分生產隊的時候,寧可自己吃虧,絕不和群眾爭利益,分到家里的,都是別人不愿意要的東西。若放在今天,胡三兒書記姥姥也不會發展他入黨,就會認死理兒不能夠與時俱進的家伙。胡三兒說過他,榆木疙瘩腦袋,沒大用。說起來,徐大根,徐二根,老根子哥仨,還就是徐二根腦子好使,要不怎么人家帶著兒子都上省里當警察了呢,聽說還是個不小的官訥。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台湾麻将牌 彩运来彩票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福利彩票双色球139期 金利彩票平台怎么样 幸运快三倍投 北京赛车推荐软件 香港六合彩资料第一份 广西快三间隔遗漏值统计 ag电子竞技俱乐部招募 甘肃11选5遗漏走势图带连线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广西 _澳门网上百家乐 吉林时时彩快三预测 香港玄机正版玄机透码彩图 MG水果大战_破解版下载 下彩彩票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足彩4场进球彩历史奖金